刘锋:旅游未来发展要依靠创意、文化、科技_邢宇飞

claire quirk

2018-11-23

dnfaipai刘锋:旅游未来发展要依靠创意、文化、科技_张翰年龄

卡西乌斯之枪

西斯君王

刘锋:旅游未来发展要依靠创意、文化、科技_邢宇飞

凤凰旅游讯2014年第四届中国旅游项目投资大会于2014年6月13日在北京召开,会上北京巅峰智业文化旅游创意股份公司首席顾问刘锋博士针对用智慧创造中国旅游的巅峰之作做主题演讲,智慧创造中国旅游的巅峰之作,主要谈三个方面的内容,看大势、破瓶颈、新模式。途牛、去哪儿等都在海外上市,万达、华侨城等等正在引领文旅的新发展,马蜂窝、在路上等创意型的企业异军突起,电商旅游的OTA也是打得热闹非凡。旅游投资也出现了六个明显的特征,投资的持续大增长,根据国家旅游局的统计,现在2013年总投资旅游达到了亿元,2014年预计完成的投资会超过6000亿元。大产业融合的趋势非常明显,文化和旅游,生态、商业、乡村、主题饭店、在线旅游等等都是成为了现在旅游投资的新的热点和领域。

另外,资源大整合趋势也非常明显,行业主体投资的融合以及跨体系的混合制的国有和民营的融合,都成为了现在旅游的潮流,譬如说复兴集团,入住了地中海俱乐部、阿里投资了在路上、海航开源本土期间酒店品牌等等。

主题游憩类的项目颇受欢迎,近三年全国20强景区做分析,以华侨城、长龙、横店为代表的主题游憩型的景区大受欢迎的,也是20强板上成为了新的追捧的热点。

空间大布局,旅游投资的全国网络化的格局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华侨城、万达文化旅游城都在全国布局,方特集团在全国有了十个点,海昌在全国有八个点,还有两个点正在建设。大型的品牌旅游集团正在加快了全国化的布局,总体上从东中西来看,东部的投资还是占据了较大的份额,但是中西部的增长速度要更为明显和快速,总体上可以看到旅游未来产业格局是和投资紧密关联的,旅游投资是和旅游消费高歌猛进是同步推进的。

第二部分资本和风景的结合上还存在着不少的难题和不足。

比较明显的是三大问题是亟待破解的。

第一、资本与资源到底如何牵手。

现在可以看到的状态是投资商有资本,但是没有好项目;或者是有资本但是没有好的运营团队,怎样来找到适合自己的好项目这是一个难题。

从政府的层面来看,有资源但是又缺资本,或者是有资源缺包装。

到底怎样进行有效的招商,也是面临的普遍的难题。

第二、旅游资源到底如何估值,到底是基于资源的禀赋还是基于基础配套,还是基于单期的收入,缺乏规范的标准。

在中国一直还没有建立起来真正的旅游产权交易中心,很多地方是漫天开价,动不动资源估值是10亿、20亿,甚至50亿,让开发商望而却步。

到底如何探讨出来一套比较切合实际的标准模式,也是我们需要认真探讨的问题。

第三、投资旅游项目到底如何挣钱?对于投资要小投入赚大钱,旅游投资有这样的几个特点:投资额度大、回报周期长、综合要求高。

做旅游某种意义上比做房地产要难很多,因为涉及面更加宽广,整合资源也更广,对于人才的要求也更加多元化,因此如何量身订做科学的盈利模式十分必要。

围绕这三大难题有三大对策。

一、解决信息不对称。

要搭建很好的融资、投资平台,搭建信息的渠道,如何让我们政府、资源所有者和投资商、开发商来实现语境统一的对话交流平台,这里包括了专业的旅游投融资公司、专业的招商中介,专业的旅游产业基金。

从而在政府所关注的内容方面以及投资商所关注的配套土地、增值逻辑的方面,找到真正有效的对接,也就是说政府有自己政府关心的诉求,而投资商又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往往过去两者是没有真正的有效的对话,真正需要旅游投资的规律和本质进行对接,包括刚才王总谈到的首要的问题,高起点的产品定位和规划设计能力,怎样来有效把风景和资源进行策划和包装,通过智力的投入真正使我们的资源更好的释放它的价值。

这方面过去往往只关注了投资而忽略了投智,这也是导致了沟通不畅很重要的因素。

二、重视商业模式的设计。

必须充分的考虑财物平衡,投入和产出,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三、过去更多的关注了定位,做什么、卖什么,但是往往忽略了谁来做的问题,也就是团队的问题,因此专业运营力的旅游投资商和运营商也是非常关注和重要的事情。

包括中华恐龙园、无锡灵山大佛、海昌都在开展管理输出的商业模式。

投资要估值,要明确投资的价值,现在旅游资源项目的估值有复杂性和特殊性,国外的学者也总结了旅行费用法、条件价值法、选择实验法等等一系列的模式和方法。

譬如黄山如何估值?它的资源市场价值传统意义上很难估值,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国家历史、国家精神的印象。

但是按照市场的估值方法有黄山旅游的上市公司净利润乘上市盈率可以计算出来现在的市值是亿元,如果资源有了,它的依附的产品实际营收交易的平台是可以计算资源经营权的市场价值。

还有没有开发经营的如何估值?这也是需要共同的进一步的探讨,我们是建立了引入传统的投资估值,DCF的估值法,通过资源各类差别的现金流收益,折现进行估值,时间的原因不展开说了。

我们希望有一套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式来对资源风景进行更好的评估。

盈利模式,这也是投资商最为关注的,目前中国旅游投资项目来看主要三大类型的盈利。

第一大类运营获利型、第二类地产变现型,第三类是交易溢价型。

乌镇,净利润亿元,主要的盈利点,门票、酒店、车船、会务,乌镇景区净利润超过其他旅游景区上市公司排名第一。

长隆也自身运营来盈利的,2012年门票综合收入达到的亿元,全国的景区排名第一。

这是最为推崇的民族品牌旅游的典范。

第二类是大部分的旅游投资是大地产小旅游,是缺乏远见的,实际上看到了前面的纯旅游运行型也可以做得很成功,地产变现型很多很好的按照案例,像华侨城,旅游和地产实现了很好的良性的互动,包括万达、海昌、港中旅、观澜湖等等。

第三类型也是很重要的,通过交易溢价型,随着投资标底的减少,旅游资产需求的激增和资源的溢价,可以看到很多传统的能源企业,制造业企业、大型企业、房地产企业和煤老板等开始介入到旅游,他们是看好了这样的交易的溢价性。

这三类收益模式都是有赖于进一步的研究。

第三是探讨一下更有利于旅游产业的全产业链的模式,更好的实现解决旅游投资中面临的这些问题,要从策划到规划、设计、运营,整个全链条都需要专业化的机构来实现无缝的对接。

实现不同的话语体系的有效衔接,从而真正打造旅游的巅峰之作,有三个关键决定未来的旅游投资大有作为,包括品质卓越生活方式的供应商,不同凡响的旅游体验的供应商,真正做到每个项目是特色化、差异化、个性化的不同反响独一无二的体验。

旅游的发展不仅仅只有土地这根拐杖才能使我们腾飞,实际上依靠创意、依靠文化、依靠科技,旅游照样可以做得非常的辉煌和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