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标扶贫”带偏了脱贫攻坚_台湾教师节

claire quirk

2018-11-25

女生小说“指标扶贫”带偏了脱贫攻坚_韩咏红

福建外语外贸学院

扣扣团

“指标扶贫”带偏了脱贫攻坚_台湾教师节

  夏日炎炎,骄阳似火,66岁的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大路乡大路村贫困户张久持,热情招呼着在葡萄园里采摘的客人。  得益于小额扶贫贷款这一金融扶贫政策,去年4月,张久持从银行贷款4万元,利用之前在葡萄园打零工学到的种植技术,承包3个大棚,种上了900株葡萄。  “以前一年也有5万块钱的贷款,说是给我们贫困户的贷款,但也没看到过钱,每年就拿3000元的分红。

”张久持告诉记者,现在有技术又有钱,就自己干了。去年净利润有2万,今年估计能挣3万。  “我懂技术,早就想自己种了,以前可不就是没钱啊!”望着一株株结满果子的葡萄藤,张久持用黝黑的手臂蹭了蹭脸上的汗珠,笑得合不拢嘴。“感谢政府给我这个老头子办了贷款,还免除了棚租费,以前就等着政府‘发钱’过日子,现在自力更生,越干越有劲头了,没想到我一把年纪还过上了新生活。”  小额扶贫贷款让张久持在临近古稀之年过上了幸福生活,然而,并非所有贫困户都能享受到这项资金扶持。  与张久持一镇之隔的冯庙镇大王村贫困户王墩喜,根据政策可以享受到5万元的小额扶贫贷款,然而,由于被村里认定为缺乏技术和市场,以他和其他一些贫困户名义申请到的扶贫贷款最终以入股方式交由当地一家家具厂使用,他们这些贫困户则定期拿些分红。  据了解,扶贫小额贷款是近年来广泛推行的金融扶贫政策,主要用于帮助贫困户解决生产发展中遇到的资金难题。然而,这一原本精准到人的金融扶贫政策,在一些地方却出现“跑偏”,变成一些企业低成本融资的新渠道。  全国扶贫办的督查显示,全国扶贫小额信贷已累计发放4700亿元,其中“户贷企用”的现象较为突出。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在2018金融扶贫培训班上表示,“户贷企用”使贷款没有真正用在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帮助贫困户发展生产上,违背了政策设计的初衷。  据了解,扶贫贷款之所以从“户贷户用”变味成“户贷企用”,有客观原因,即一些贫困户本身能力不足,不具备发展产业的能力,为了增加这部分贫困户的收益,相关部门想到了“户贷企用”的办法,既可确保贷款资金使用安全,也能稳定增加贫困户收益。  不过,一些基层干部和扶贫主管部门也承认,由于扶贫贷款也有指标考核,特别是前几年,每个贫困户每年必须要完成一定量的贷款任务,实行“户贷户用”很难达标,为了通过考核验收,就变通想出“户贷企用”的办法。  “贷款给企业省心,而且指标分发下去完成得也快。”一位基层干部表示,为了方便工作,以促进贫困户发展生产为宗旨的扶贫小额信贷,大部分是企业在用,造血扶贫变成了“发钱”。虽然国家扶贫办去年11月就规定禁止“户贷企用”,但在基层,“户贷企用”的比例依旧居高不下。某贫困村2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仅2户申请了“户贷户用”,剩余25户依旧是“户贷企用”。  安徽一家银行的基层分支机构负责人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基层信贷力量配比原本就薄弱,而“户贷企用”手续相对简单,银行也更愿意放款。要贷款给贫困户,贷前、贷中都有十分严格的审查,贷后监管工作也很复杂。对银行来说,放贷成本远高于“户贷企用”。  扶贫小额信贷在基层颇受本土小微企业欢迎。一家使用了扶贫小额信贷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当前融资难、融资贵的大背景下,扶贫小额信贷为小微企业提供了融资渠道,融资的综合成本较低,且不需要任何抵押物。扶贫小额信贷折算的贷款利率在7%左右,而受当下融资环境影响,小微企业几乎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多元渠道的融资贷款利率则在10%左右。  安徽省农经学会会长胡桂芳表示,“户贷企用”从表面上看,似乎一举两得,既解决了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又让贫困户获得了一定收益。然而从长远来看,这样做其实等于变相给贫困户“发钱”,存在“泛福利化”的问题,并没有起到“造血”作用,难以形成贫困农户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与此同时,一旦政府调整优惠政策,或企业出现经营风险或债务负担,都会转嫁到贫困户身上,不仅有违扶贫初衷,还可能引发其他社会问题。  “指标化、运动式”现状亟待改变。